当前位置:西藏生活网 > 雪域漫谈 >

在雪域高原播撒医者大爱

来源:西藏生活网  | 2019-11-07 07:11
在雪域高原播撒医者大爱:安医大一附院心血管内科医生梁有峰在当地为患者治疗。” 2018年7月,安医大一附院检验............

在雪域高原播撒医者大爱

  安医大一附院检验科医生夏红灯在当地百姓家中走访。受访者供图

在雪域高原播撒医者大爱

  安医大一附院心血管内科医生梁有峰在当地为患者治疗。受访者供图

  “谁在雅江河畔,留下青春的汗滴。谁在纳木措湖畔,祈祷高原的安康……”这是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下简称“安医大一附院”)心血管内科医生梁有峰离开西藏后发的第一条朋友圈。

  “这是歌曲《情满高原》的歌词,它表现歌手对家乡的深情。出发前一天,我做完最后一台手术,想起藏族同胞们真挚的眼神,想到一起工作的朋友们,心里感觉空落落的。”梁有峰感慨,“如果还有去西藏的机会,我随时准备着。”

  2018年7月,安医大一附院检验科夏红灯、普外科裴静、麻醉科姜徽、心内科梁有峰4位医生报名参加该院第四批“组团式”援藏医疗队,前往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人民医院开展援藏工作。从平均海拔20米的家乡来到平均海拔3700米的山南,他们播撒医者仁心,让情怀和梦想绽放在雪域高原。

  克服与坚守

  “我一直想去西藏看看。”然而,刚到山南的第一天,姜徽就出现了强烈的高原反应。经常运动的他下楼时腿一软,差点摔在地上,脑袋两侧血管强烈的收缩跳动让他头痛欲裂、彻夜难眠。

  在西藏的300多个日夜,姜徽从来没在凌晨3点前入睡过。失眠、吃药、吸氧成了他生活的常态。为了方便急诊,他住得离医院很近,晚上从不敢关手机,害怕错过救治患者。

  一次,一位88岁的老人骨折,需要手术。医院从来没有人做过这种超高龄患者的手术。此外,老人还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等合并症,能否耐受手术及麻醉有很大疑问。

  凭借冷静的判断和丰富的经验,姜徽选择了腰硬联合麻醉复合静脉麻醉的方式。手术后,老人家属充满感激和敬重的目光让姜徽觉得,一切辛苦与付出都很值得。“拯救一名患者,就是拯救一个家庭;拯救一名藏族同胞,就是进一步巩固汉藏民族情。”姜徽感慨道。

  一次值班时,一名全身上下被收割机切了12个口子、肠子挂在体外的小伙子被送进手术室,全身是血,血压已经快没有了。

  为了克服患者大出血和血液库存紧张的困难,姜徽利用自体血液回收机为患者回收了近600毫升的血液。经过全体医护人员8小时的不懈奋战,终于将这个30岁的年轻生命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山南地广人稀,从最近的县城开车到市区也要两个多小时,从县城送来的病人往往需要经历好几个小时的颠簸。和百姓接触时,他们的淳朴和真诚让我感动。”姜徽说。

  来到山南后,还没来得及欣赏美景,夏红灯便被高原反应折磨得头痛欲裂,她双腿无力,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第一次感受到氧气的稀缺和珍贵。

  在山南市人民医院,夏红灯担任分管医技的副院长,要同时兼顾医疗工作和行政工作。2018年12月,一场暴雪突袭山南,为了方便群众就医,夏红灯和同事们在暴雪稍停后立刻拿起铁锹铲雪。

  寒风刺骨,任务艰巨,哪怕双手僵硬、衣服潮湿,夏红灯也没有停下脚步,她和同事们清扫干净了医院门口的路。不慎扭伤腰部后,她只是向同事借了条绑腰的带子,“不能因为一点疼痛就倒下,医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平时,夏红灯和同事经常前往贫困群众家中义诊。浪卡子县平均海拔达4500米,盘山路崎岖漫长,夏红灯不仅因为晕车呕吐不止,强烈的紫外线还导致她双颊过敏,疼痛难忍。但这样的路,夏红灯坚持走了一次又一次。

  “心血管介入手术需要在X射线的连续投照下开展,为尽量减少辐射伤害,工作中医护人员要多穿戴20公斤左右的铅制防护服。我到了藏区没多久,逐渐感觉到腰疼、腿疼,坐不住。”由于长期受到铅衣压制,梁有峰一直有轻微腰椎间盘突出。此次入藏,受到高原缺氧的影响,他病情突然加重。骨科医生给的建议是:绝对卧床两个月。

  但梁有峰依旧坚持每周二、四带领全科医师大查房,定期组织开展病例讨论。没多久,身为医生的梁有峰也尝到了“不遵医嘱”的滋味。

  这些,梁有峰从没和任何人提起过,更不敢和家人说。他偷偷做完腰椎间盘手术后的第三天,又一头扎进了援藏工作中。

  帮教与传承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盛开在雪域高原的格桑花
下一篇:雪域高原是我家——记浙江省第八批援藏干部俞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