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西藏生活网 > 高原科技 >

青海发力林草生态体系建设在青藏高原育绿色森林

来源:西藏生活网  | 2019-11-08 12:07
今年前9个月,青海省完成林草生态建设投资50.66亿元,为年度目标任务的126.65%,再创历史新高。完成营造林390万亩、............

原标题:在青藏高原育绿色森林

今年前9个月,青海省完成林草生态建设投资50.66亿元,为年度目标任务的126.65%,再创历史新高。完成营造林390万亩、祁连山生态保护和建设综合治理工程湿地保护69万亩、林业有害生物防治面积300万亩,完成率100%。天然林及国家级公益林管护任务完成率100%。

“绿色发展离不开创新,一大批青海林草科技成果如今正加快产业化应用脚步,林草科技取得了丰硕成果。”11月6日,青海省林草局党组书记、局长李晓南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今年以来,青海省加强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启动实施沙区植被恢复、祁连山黑土滩治理、柴达木地区荒漠化防治、林业外来物种调查等重大科技项目的研究与示范。

拓宽林业生态建设融资渠道

奔腾不息的江源活水滋润着中华大地、哺育着华夏儿女。青海是三江之源、中华水塔。地处青藏高原和世界第三极,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富集的地区之一,是极为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和国家重要生态安全屏障,是全国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最早的省份,也是目前中国唯一的国家公园示范省。

被称之为“生态大省、资源大省、经济小省”的青海,在我国乃至世界的地位不容小觑,其生态地位重要而又独特。

脱离创新发展的单纯生态保护,无疑是无本之木。

为进一步拓宽青海省林业生态建设融资渠道,推动该省湟水规模化林场试点建设,探索吸引社会资本开展公益造林新模式,2018年起,青海省林草局积极与中国绿化基金会沟通协作,经大量前期工作,公益造林项目于2019年正式落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

“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试点不同于其他依靠国家财政资金投入的项目,是一个创新的社会融资项目,通过林业生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将为青海省林业生态项目建设开辟新的投融资渠道。”李晓南说。

如何理解“进一步拓宽青海省林业生态建设融资渠道”?

青海省探索出的一条林业生态“新路子”—— 今年8月,青海省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全国首支林业生态地方政府专项债券1亿元,重点用于青海省湟水规模化林场建设。

近日,投资2000多万元的高原造林项目在青海湟水规模化林场启动实施。“蚂蚁森林”项目将在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开展柠条造林500万穴,共4.5万亩。根据中国绿化基金会计划,2020年还将继续投资3847万元,在青海海东市实施柠条公益造林项目900万穴,共8.1万亩。

李晓南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青海省该公益造林项目规划总面积85.9万亩,其中西宁市17.5万亩,海东市68.4万亩,种植树种主要为青海云杉、油松、山杏、柽柳、柠条。

李晓南还介绍,今年青海大渡河源森林、青海湖湿地、贵南荒漠、祁连山南坡森林生态站建设运行,促进了重点区域地面、遥感监测监管和生态大数据应用。

而与国内外科研单位、高校的深度合作,则有力推动了科学考察、自然保护区确界定标和制度标准研究等工作。

同时,青海省高寒山地森林抚育技术规程等多项地方标准的制定,强化了青海林业标准化体系建设。祁连山国家公园国家长期科研基地的成立,亦完善了生态环境监测评估预警。

累计补助贫困户生态管护员9.7亿元

“我从来都没有一刻要放弃的念头,即便遭遇生命危险。我将继续把有限的生命,奉献在三江源生态保护中去,以贡献自己毕生之力。”

10月28日,2019“桃花源巡护员奖”公布,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生态管护员文校成为首届获奖巡护员之一。作为青海省首个获奖人,青海玉树康巴汉子文校激动地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曲麻莱县在雪域高原,是中华民族母亲河黄河的发源地。一个又一个像文校一样的生态管护员,在政府的规划安排下,身体力行守护着三江源国家公园的一草一木。

岗当村平均海拔4500米,人口仅有1630余人,境内有雪豹、白唇鹿、马麝、雪鸡、金钱豹、猪、岩羊、盘羊、猞猁等20余种野生动物。

现年48岁的文校,是曲麻莱县约改镇岗当村生态管护队长。

十二年前,文校扛起了岗当村巡护队队长的“大旗”,他利用巡护队现有资源,自费购置巡护设备、宣传材料等,带领14人的巡护队伍,巡护着总面积271.352万亩的生态管护区。

对生态环境进行严格保护和对自然资源进行合理利用是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

据青海省林草局森林资源管理处处长田剑介绍,近年来,青海林草生态扶贫攻坚逐步深化,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下发了《青海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生态管护员管理细则(试行)》《青海省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生态管护员上岗巡护与绩效考核管理办法(试行)》,开发了建档立卡贫困人员生态管护员核查录入信息管理系统,管理长效机制进一步完善,有效调动了生态管护员的工作积极性、主动性,杜绝了“养懒汉”和管护责任不到位等问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把青春融进雪域高原
下一篇:担当作为好干部丨援藏干部俞奉庆:雪域高原是我家